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畅想听吧 > 历史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七百四十二章:首辅大人面前的考验

皇兄何故造反? 第七百四十二章:首辅大人面前的考验

作者:月麒麟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5-09 11:53:49 来源:顶点小说

随着上首天子开口,这场早朝上的争端,总算是尘埃落定。

尽管围绕着萧镃和殿试的舞弊事件,必然还有着紧张的后续,但是,至少今天早朝到此也差不多了。

出了萧镃割脉这样的突发状况,在场的一干大臣们,也没心情再提什么翰林学士和馆选的事情。

正当他们以为,今日早朝就要到此为止的时候,上首天子却再度开口,道。

“除了殿试一事外,萧镃本就被罢职在家,如今又出了这等事情,想来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日,既如此,为了不耽搁馆选,翰林院掌事官,还是要早选。”

啊这……

不得不说,天子他老人家,总是喜欢干这种出人意料的事。

刚刚众臣吵得无比激烈的时候,天子一言不发,现在没人提了,他老人家反倒自己提起来了。

只不过,天子提了,是为朝廷大局着想,毕竟,他老人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派了太医前去,还赐下了珍贵的药材替萧镃吊命,可谓圣恩浩荡。

但是,还是那句话,萧镃如今刚出了这样的事,底下大臣要是一个个跃跃欲试的上去争抢举荐,未免显得有些薄凉。

因此,底下人面面相觑,就连杜宁和江渊两个人,也都踌躇了片刻,默契的没有开口应声。

于是,天子停了停,见底下没有声音,便索性点了名,问道。

“吏部可有人选?”

底下天官大人眨了眨眼睛,显然没想到天子会找他。

要知道,吏部虽然掌铨选大权,但是,这个铨选大权,往往是对下不对上,换句话说,吏部的大多数时候,都是掌管的庞大的三品以下官员的升迁转调之事。

三品以上的官员,吏部当然也会提名,但是,那已经不单单是吏部可以决定的了的事了,要么天子直接任命,要么吏部提名,七卿合议,要么就直接廷推。

除此之外,像是翰林学士,大理寺卿,内阁大臣这样相对特殊的官职,一般情况下,吏部也是不大掺和的。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这几个职位要么清贵,要么紧要,朝堂上的大佬们,基本上个个都盯着,更重要的是,这些位置,天子必定有自己的考量,吏部贸然干预,并非明智之举。

所以,关于翰林学士一职,天子没有找他通气的情况下,王文也就坐山观虎斗,不趟这趟浑水。

当然,这并不代表,吏部在这几个官职上的意见不重要,相反的,如果王文以吏部的名义向天子举荐的话,那么话语权,要比其他的大臣重的多,成功率也大得多。

但是如此一来,容易被人弹劾,而且还会得罪人,没有必要。

以王文今时今日的地位以及和天子的关系,翰林学士这种清流官职,对他来说并非助力,反而会惹人猜忌。

这位天官大人只是脾气硬,但是有不傻,自然不会给自己添麻烦。

只不过,如今天子一问,倒是让他有些为难。

这种情况下,天子既然问了,那么,就不会随意驳斥吏部的意见,不然的话,会有损他这个吏部尚书的权威,这想来并非是天子想要的情况。

但是,天子属意的人选会是谁呢?

王文一时有些拿不准,不过,既然是御前垂问,他自然也不可能不答,感受到所有人投来的目光,王文抬头看了一眼天子的脸色,踌躇片刻,答道。

“回禀陛下,照惯例,翰林学士当从清流词臣中拔擢而出,如今京中资历,考评足以担任翰林学士的官员不足七人,并不满足推选的条件。”

“且萧学士之事悬而未定,陛下此前诏命言,暂罢官职,归府待勘,并未有明旨降下,要重新选授翰林学士,故此,吏部尚未推选候选官员,请陛下恕罪。”

猜不透天子的意思,就干脆不猜。

或许别的人会害怕因此在天子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作为天子的左膀右臂,王天官选择……下朝之后问问天子再说!

不过,天子这一次,显然也并不需要他猜,或者说,王文的回答,正合他的心意。

听完了王文的这番话,只见天子微微颔首,随后沉吟片刻,道。

“天官所言有理,殿试一事未查清楚之前,翰林学士一职的确不宜选授,不过,如今新科进士馆选在即,此事也不可耽搁,既然如此,翰林院事务便暂由内阁首辅王翺兼掌,如何?”

这话看似是在询问,但是,天子金口玉言,底下又是王文这个从来对天子言听计从的老家伙,怎么可能会有别的意见?

何况,在天子的声音落下之后,内阁的这位首辅大人,立刻便抬起了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惊诧,但迅速转变为平静。

毫无疑问,对于迟迟不能在京中扎下根基的王首辅来说,兼掌翰林院的机会只要有,他必然是不会错过的。

这个时候,谁提反对意见,可就是真的要跟首辅大人结仇了。

果不其然,王文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

“谨遵陛下旨意。”

另一边,这番转折,显然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尤其是江渊和杜宁二人,更是一副有苦难言的神色。

这说好了,是他们两个争夺,怎么最后落到了王翺的身上?

要知道,虽然天子说是暂时兼掌,可这个暂时,暂一月也是暂,暂一年也是暂,谁知道会到什么时候。

而且,说不定暂着暂着,这个暂字就彻底取消了。

杜宁求助一般的看向自己的老师,但是,陈循却并没有如他期望的站出来反对,而是轻轻的朝他摇了摇头。

至于江渊,捏紧了手里的拳头,按捺再三,最终也只能自己吞下这枚苦果。

那日在陈循府上,他已经将自己这个老师得罪了,这个时候再得罪王翺,只怕以后连内阁都待不下去了。

…………

夜,陈府。

应该说,作为政治人物,该有的定力杜宁还是有的,虽然在早朝结束之后,他很想立刻就找老师问个明白。

但是,慑于下朝时老师严厉的目光,他只能乖乖的先回大理寺衙门,只不过,这一整天的工夫,都心烦意乱,自是免不了的。

迫不及待的到了下衙的时候,他连晚饭都来不及吃,就直奔陈府而来,但是遗憾的是,却被下人告知,陈循仍未回府。

于是,杜寺卿只能好好的待着,只不过,眉宇之间的愁色,却是掩盖不住的。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杜宁茶水都灌了一肚子,茅厕都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下人才过来禀说,陈循回府了。

整了整衣冠,杜宁几乎是跑着来到门外站定,而此刻,他的这位老师,也才刚刚从廊下转过身来,距离花厅还有老远。

好不容易等到陈循走了过来,杜宁方拱手道。

“见过老师!”

不知为何,陈循的脸色并不算好,摆了摆手示意杜宁跟进来,也没多说话,于是,二人便进了花厅,分主客坐下。

“听管家说,你下衙时分便来了府中,是为了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

下人奉上新茶,便各自退下,随后,陈循便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在自家老师面前,杜宁倒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点了点头,道。

“老师,那日回去之后,学生对殿试一事也查探了一番,发现就在殿试之前,定庵……江渊曾经数次到王九皋府上密谈,如今王九皋又在奏疏中保举他掌翰林院事,再加上那日所说江渊的话,可见殿试背后,必然就是此人在指使。”

“他所图谋者,便是翰林院,老师既然明白这一点,又为何……”

为何还要在殿上阻止他开口反对。

要知道,王翺和清流一脉的关系,一直都不大好,初到内阁的时候,他和陈循,高谷二人,就曾经发生过激烈的冲突。

当然,最后是王翺的手段更高一筹,拉着那时已经是天官的王文一起,削去了陈循和高谷的翰林掌院一职。

虽然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久,但是,这梁子算是接下了。

而且,即便不提这件事情,王翺和陈循也是天然的站在对立面的。

身为内阁首辅,王翺想要在朝中有更大的作为,必然要掌握清流的话语权,这就必然要和旧清流的领头人陈循,以及天子新扶起来的萧镃产生矛盾。

只不过现在看来,王翺选了相对好捏的软柿子萧镃先动手而已。

既然已经是这样的关系,那么,为何不阻止此事?

要知道,当初可是王翺为了打压陈循和高谷,主动将内阁和翰林院切割开来,如今他却重新要掌翰林院事,细论起来,可说的多了去了。

诚然,这是天子开了金口,但是,杜宁却不相信,自己的老师身为七卿,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相对如此急切的杜宁,陈循就显得平静的多,一针见血道。

“宗谧,你是怕他这个首辅,暂掌院事掌着掌着,就变成真正的兼掌了吧?”

杜宁没有说话,但是,却也没有反驳。

于是,答案两人都心知肚明。

见此状况,陈循不由叹了口气,道。

“你可知繁花着锦,烈火烹油,最是凶险的道理,眼下的局面,王翺接了这翰林院事,才是最昏头之举!”

杜宁一愣,将这番话品了品,似乎是觉出一丝味道来,但是,却又好似有一层窗户纸没被捅破,始终不得要领。

于是,只能老老实实问道。

“请老师赐教。”

陈循沉吟片刻,似乎在想该怎么说,片刻之后,方开口道。

“你可还记得那一日,老夫对江渊最后说的吗?”

杜宁想了想,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便见陈循继续悠悠的道。

“陛下,可没那么好糊弄!”

“今日你所有的精力都在和江渊的对峙上,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东厂的那位舒公公,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得到萧镃自杀的消息?难道说,真的是因为,萧家求告无门,最终求到了他这个东厂督公的头上?”

“你别忘了,萧家是什么样的门第,东厂那位,又是什么样的名声!”

萧家是什么样的门第?

呃……萧家没什么门第……

虽然立场派系不同,但是,萧镃毕竟勉强也算清流出身,所以,杜宁对他的家世,大概还是知道的。

往上数三代,萧家都是自耕农,到了萧镃父亲这一代,算是攒出了几十亩田地,供萧镃读书。

说好听了这叫耕读传家,说不好听了,就是没钱没势。

当然,因为有了萧镃这个清流华选的进士,萧家如今也称得上是清流门庭。

而通常来说,这样的家世,更重名声和……骨气!

杜宁明白了。

东厂的舒良,那是什么样的名声,虽然不似王振一样人人愤慨,但是,也不是什么让人称赞的内宦。

且不说他在东厂内部的种种血腥手段和在宣府干的“大事”,单说在京城当中,或多或少的,朝中大臣总是能够察觉到,自家府邸附近的街上,不时会出现些或明或暗的东厂缇骑。

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在士林,还是在普通的百姓中间,都没有什么好名声。

萧镃平素家风极严,素重声誉,他的家里人想必也知道他的性格,所以,不论求到谁的头上,都不会求到东厂的头上。

就如陈循所说的,既然不是他们主动找上门的,那么,舒良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甚至于,说不定……

“老师,您说萧学士这次闹出的事,会不会是东厂那位……使了什么手段?”

话不好说的太明白,但是,以舒良那种疯狂的性格,也并非没有可能,要知道,这位东厂督公,可是疯起来连太上皇都不放在眼中的人。

然而,对于这种猜测,陈循却不置可否,只道。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但是,无论是或不是,都至少代表一点……”

说着话,陈循俯了俯身子,神色变得认真起来,望着杜宁道。

“东厂,在查这件事情!”

”所以,你觉得以东厂的势力,你如今能查到的事情,东厂会查不到吗?”

“如果说东厂也能查得到,那么就意味着……”

杜宁打了个激灵,终于明白过来,陈循所说的,天子并不好糊弄是什么意思。

如果东厂早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那么也就意味着,今天早朝上,江渊想要制造的,旧清流和内阁相争的假象,早已经被天子看破了。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天子还将翰林院掌事的差事交给了王翺,个中意味,可就真的是耐人寻味了……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